全职高手已入坑/小事情大大脑残粉/已关窗/新连载筹备中
 
 

【孙肖】生当复来归

我……看到了………终极…………写个连载……好吗……

我神马都不会写:

下午的脑洞,练个笔


甜的哦,不骗你。


 


“肖——时——钦!”


结束战争一段时间后的战场总是荒凉的,满目横七竖八的尸体,空气里带着浓重的血腥味,连风卷起的呼啸声里都带着哀叹。孙翔今日托了杜明替他当值,自己跑到木已成舟的战场上来,喊他的名字。他不知道除去这样做之外,他还能做些什么。


“肖——时——钦!”


青年把手拢在唇边,喊出的名字里仿佛都带着热气,一呼一吸之间仿佛他还在亲吻他。他把那个人抱在怀中,摘下他平日里总是架在左眼上的测距镜。将自己温暖的唇覆在他的眼上。肖时钦就叹气,和他在一起的时候他叹气的时候很多,有时候是无奈,有时候是包容,温温柔柔的,说一句,你呀。


“肖——时——钦!”


喊声回荡在遍布尸体和鲜血的战场上,一切都是冰冷的。冰冷的机械冰冷的生命。他想起肖时钦的手,柔软又好看,这双手可以调弄出各种他喜欢的菜肴,这双手可以精准地操作那些他自己制造出来的,只听从指令的偃甲。生杀予夺,生灵尽灭。当然他最喜欢的,还是这双手温柔地圈在他的腰间,整个人靠在他身上,用轻轻的声音和他说着话。


这些都没有了吗?


“未归。”


他也并没有方寸大乱,在这一场大战结束后立刻就给雷霆那边递了消息,回复的却只有这两个字。不在雷霆,伤者中也没有他的身影,他会在哪里呢——孙翔脚下一绊,似乎踩到了某一具已经停止呼吸好几天的尸体,脸色惨白惨白的,看得他也是神色一僵。


完全不能想象肖时钦冰冷地躺在那里的样子。


他的小事情……


青年倒退着走了两步,握紧手中的却邪,忍着想要呕吐的冲动用枪尖在地下横七竖八的人堆里翻来检去,他一边找着一边呼吸急促,只怕从这么多毫无生命的脸孔里,骤然撞见自己最熟悉的那一张。一个人在没有失去的时候,总觉得无论距离远近总归就在身边,想见就能见到,时日长久,并不因为聚少离多而难过。


恍恍惚惚地想起来,这一场大战之前,他们也有好长时间没有见过面了。


最后一次相见是什么时候呢?


孙翔一边心急如焚地翻找一边叫着他的名字,另一边却在难以自禁地开小差。上一次见到他的时候……青年穿着白色的衫子,阳光下看上去干干净净的,他坐在桌边展开一卷图纸看,偶尔侧着头沉思,然后拿过笔来增改或是删减。他在床上迷迷糊糊的醒过来习惯性地去抱枕边人却抱了个空,一个激灵就翻身坐起来,倒是把桌边的肖时钦吓了一跳,急急忙忙问他怎么了。


然后……


然后那个人一上午都没能再瞧那张图纸一眼。


孙翔唇角带起一点点甜蜜的笑容来,他脸色有些着急的慌张,漆黑的眸子映着唇边笑容,偏生神情紧张面色发白,怎么看怎么别扭。只是遗憾没能再多留一刻,只想着赶紧上战场建功立业博得名声好衣锦还乡然后——


“我也是偃师,并不只能坐在那里等人保护。”


话是这样说,但最终他还是没能护住他。他那样的人怎么能上战场呢,文文弱弱安安静静的,即使是躲在一堆偃甲后面也还是会担心啊。


倒提着枪走了一路都没能看见半个除了自己之外的活人,越找越是心凉。孙翔脚步愈来愈慢,最后终于迈不动步子,他慢慢的蹲了下来,慢慢的把却邪扔在脚边地上,那些血液都干涸了。


“小事情……”


他终于失去他了吗,再也找不到了吗。


好像前一刻还在与他谈笑说话的人,后一刻就凭空从这个世上消失,再也不能看到了。机械齿轮的咔咔声轻微地响起来,仿佛永远不会停息。他站在他身边,和他一起看他新研制出来的偃甲,再想法设法地把话题引到“给我做个玩具吧”上面来。后来他就真给他做了一个偃甲盒子,表面看平平无奇,却需要一些机巧才能打开,内里刻着两行字:生当复来归,死当长相思。


长相思……


青年蹲在那里,慢慢的扬起手来遮住了眼睛。他就这样蹲在那里,很久很久,仿佛只要不站起来,就可以一直等到那个人回来。


他这个姿势一直维持到有人过来找他。


“孙翔。”


有人在他身后轻轻拍了下他的肩膀。他的脸还埋在手掌中,并没有回头看一眼。


“是我啊。”


语声里透着点熟悉的无奈,那个人扬手覆上他的发顶,轻轻的揉了揉。


“你找了我很久吗?”


孙翔一下子就跳起身来,回身面对着眼前的人——熟悉的脸孔熟悉的测距镜,白色衫子上沾满了血,不知道是他自己的还是别人的。垂落在身侧的右手有些发颤,他消瘦了一些,但……的确是活生生的。孙翔看得呆住,并没有下一步的动作,直到那个人抬起手来,在他眼前晃了一晃。


“不认识我了?我只是有事耽搁了些时日,并没有及时回去,也没有机会传递消息……别担心……哎?”


他的话还没说完,忽而被冲上来的青年紧紧抱住了,剩下的话就没说出来。


孙翔用力地抱着他,仿佛要确认眼前这个人究竟说的是真话,还是在骗他。仿佛这个时候不紧紧抓住,他就会活生生消失在自己面前了。他抱得很用力,肖时钦几乎都觉出了疼痛来。偃师并没有不快,只是安抚地顺着他的背。


直到抱着他的人低低的说出话来,同时将他抱得更紧。


他说:“小事情……你回来了。”


他也就轻轻的偏了偏身子,靠在他的肩膀上,一个字一个字的,轻柔而缓慢的说:“嗯……我不走了。”

08 Mar 2014
 
评论
 
热度(28)
  1. 小美_修身养性旧游时节好花天 转载了此文字
    我……看到了………终极…………写个连载……好吗……
© 小美_修身养性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