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职高手已入坑/小事情大大脑残粉/已关窗/新连载筹备中
 
 

【全职高手】好久不见(喻魏)

·特别提示:文中提到的《电竞世界》和主持人段轩皆有原型,但请勿对号入座,谢谢。

 

 

停播十年的《电竞世界》栏目解禁了。节目组不仅请回了当年的主持人段轩,还为庆祝这次节目的重新开播,请到了两位噱头十足的嘉宾。

一个是以三十二岁高龄获得荣耀职业联赛冠军的魏琛,而另一个,则是跟魏琛渊源颇深的蓝雨战队队长,喻文州。

 

 

两人同行早早地就来到了演播厅。段轩老远就认出了魏琛,几步走过来跟他握手。

“魏队,没想到这么多年过去了,我还能再在这个节目里采访你。”十年前,还是新人的魏琛就上过这档节目,段轩习惯性地用旧时的称呼叫他。

“哈哈哈,都不容易啊。”魏琛大笑着回握了段轩。

喻文州则安静地站在一旁,眼里带着浅淡的笑意。

“啊,不好意思,喻队,到这边来坐吧,节目一会儿就开始录了。”段轩跟魏琛续完旧,赶紧开始忙起了正事,“两位都看到采访稿了吧,有问题吗?”

“没有。”喻文州向段轩点了点头。

“老夫也是。”

“对了,魏队,节目里还是不要自称老夫……”段轩提醒道。

“行,我尽量克制吧。那你也不要叫我魏队啊,多不好意思啊这!”魏琛说着,瞟了喻文州一眼。

“那叫什么?”段轩倒是仔细琢磨起来。

“琛哥吧。”喻文州不经意地开口道。

“哈哈哈哈……小段你不亏啊,按年龄算我还真比你大几岁呢。”魏琛笑着揽过段轩的肩膀,坐到了自己的位置上。

 

 

节目的开头播放了一段配上了很燃的音乐的视频,剪辑的是荣耀第十赛季季后赛第一轮兴欣对蓝雨的团队赛中,魏琛一对二拖住喻文州和卢瀚文的那一段。这期节目的主题是怀旧,所以用偏向魏琛中心的剪辑手法倒并不奇怪。

 

视频播放完毕,现场除了魏琛自己,都鼓起掌来。魏琛微微侧过脸,笑了一笑。

掌声结束,段轩不失时机地调侃了魏琛一句:“琛哥这么不好意思的表情,我还是头一次见。”

“胡说,我做人一直都很低调的。”

“喻队,你又在笑什么?”

“呵呵~我也是头一次见琛哥这样子。”喻文州稍微歪头,看了魏琛一眼。

“小喻,怎么说话呢!”魏琛皱眉,装作生气地瞥了回去。

“我错了。”喻文州笑着见好就收。

 

 

录制过程中,魏琛跟喻文州两人谈笑自若,加上主持人适时的插诨打科,节目的推进十分顺利。谈了一些蓝雨的趣闻之后,访谈也进入了比较敏感的话题阶段。

“在做这期节目之前,我们在官网上也进行了一个问卷调查,对于二位,网友们最好奇的,还是当年魏琛突然退役的事。能谈谈吗?”

“好。”

段轩没想到,回答他的竟然是喻文州。

看到魏琛复杂的表情,段轩便想到大概这事还是魏琛的一个心结,也就没有再多问,而示意喻文州继续。

 

“老话说得好,胜败乃兵家常事,就算我赢了三次,也不能说明什么。这跟魏队后来的退役之间,并没有必然的联系。”喻文州忽然收起了惯有的笑容,眉头微结。

气氛忽然变得有点严肃,魏琛轻咳了两声,打破了这怪异的寂静:“那会儿是我自己状态下滑,就退了。”

早已料到提出这个问题时会有的尴尬,段轩马上接过了话茬。

“让我们来继续看看网友们的问题。有人追问说,退役之后你们还有联系吗?”

“有啊。”这一次是魏琛先开口,“索克萨尔嘛。”说完看了眼喻文州,不禁笑起来。

“琛哥很狡猾啊!”段轩吐槽道。

“除了索克萨尔之外,还有联系的。”喻文州倒是不客气,拆了魏琛的台。

段轩不失时机地问道:“是什么?”

喻文州睫毛轻垂,嘴角漾起好看的弧度。

“我的手机号码一直没变过,第五赛季结束时,终于接到了他打来的电话,也没说是谁,可我认出了他的声音。那会儿……我才十九岁。”喻文州顿了一顿,继续说,“他就问我,做队长,累吗?我当时还有点倔呢,就说不累。然后人就在那边飙起了垃圾话。”

“什么垃圾话啊,那就关心,懂吗?你十几岁的小孩,那么重的担子压在身上,还跟我说不累,骗鬼呢?”魏琛瞪了一眼喻文州

“我后来不是承认了嘛。”喻文州缓声回应道,“那时候队里对我和少天的期望很高,希望我们把蓝雨带起来,压力确实很大,作为队长,我的责任比少天更重一些,其实常常夜里都失眠。那晚就跟他聊到半夜,迷迷糊糊地睡着了,第二天早上起来,手机都没电了。”

他?没有用魏队这样的尊称,一个突兀的他字,让魏琛心里咯噔一下。

“你们都聊什么啦?”段轩这会儿模仿起了娱乐八卦主播的口吻。

“这个嘛,可多了,就不告诉你~”魏琛跟主持人打起了太极。

段轩求助的眼神飘向了喻文州,结果喻文州也两眼一翻。

“就不告诉你~”

“得,你们赢了!”

 

 

节目结束后,喻文州跟魏琛两人与制作组跟魏琛算是旧识的几个人一起吃了个夜宵。喻文州自然是没有喝酒,而魏琛则一罐罐啤酒不住地拉开往嘴里倒。一小桌人边吃边聊,气氛甚浓。

魏琛酒量很好,但不知为何这次酒劲上来得特别快,饭局过半,竟开始上脸,眼神和话语都变得凌乱起来。

喻文州趁大家吃喝正到兴头之时,不经意地把头凑到魏琛耳边,轻声说:“那晚打着电话我睡着了之后,有没有说梦话?”

 

“……有啊……哈哈……”魏琛打了个酒嗝笑道。

“我……说什么了?”喻文州的嘴唇在魏琛耳垂附近徘徊。

“你说……队长,我喜欢你……!”

“不可能。”喻文州一字一顿。

“你这……小子……”魏琛又喝了一大口酒,“你说啊,队长,对不起,对不起……哈哈哈……”

“这样啊……”喻文州也跟着魏琛笑起来,端起饮料,碰了碰魏琛手里的易拉罐,“所以我说,我对你一直都很服气的。你连我没说出口的心里话,都知道得一清二楚了。”

“哈?哈哈……来,干杯!”

“嗯,干杯。”

 

 

[end。]

             

 

24 Jan 2014
 
评论(4)
 
热度(27)
© 小美_修身养性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