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职高手已入坑/小事情大大脑残粉/已关窗/新连载筹备中
 
 

【双安】再见

光明之小白:

 箭头是安文鸣→安文逸→张新杰

 

 

 

安文逸决定休学打荣耀的时候,他万万没想到,最大的阻力不是来自于一向对他没有什么太大期望值的父母,而是从小到大都始终站在他这一边的哥哥。

他理智冷静缜密聪明,在父母面前剖析厉害说得出来个一二三,细数种种成为职业选手的好处以及对自己未来职业生涯的规划,要将他们说服,从来不是难事。唯有在以为是最简易的关卡,却遭到了意想不到的暴风骤雨。

因为即使有再好的口才和论据,遇上一个完全不听你讲话的人,也是毫无办法的。

“我勒个去你你你要退学?你特么在逗我?哥辛辛苦苦放弃了上大学的机会把接受高等教育的前程留给你你就这么回报我啊?安文逸你大爷!”

……不要说得这么苦大仇深好吗,明明是你自己要自主创业才不读大学的好吗。

“就一个破游戏有什么好玩的!真是邪了门了,不久前还听同事八卦说有个网吧看场子的辞职不干,买了票跑到杭州打游戏去了,真不知道这游戏有什么魅力……”

……自己躲在公司打荣耀还玩人妖号专注水奶坑团三十年的是谁啊?我第一次去杭州要张罗着帮我买机票的是谁啊?

“唉,弟弟大了,就不听话了。”

安文鸣以一种非常哀怨凄婉的口气单方面结束了此次对话,沧桑无比地从口袋里抖出一支烟,熟悉地叼在嘴唇上,掏打火机的时候却怎么都找不着了,在自己全身上下摸了半天,最后只好作罢。悻悻地又把那支烟拿了下来。

“不过你想去就去吧,反正也快毕业了,以后还想念的话再回头念书吧——啊啊啊你就这么抛弃了我一个人跑去杭州空留我一个在这大北京……”

……你家都在这呢大哥。

冷静理智的安文逸内心刷满了无数弹幕。但即使刷得再多,他也还是一个冷静理智的人,所以他用手指扶了扶眼镜,说:“刚才那个美女秘书进来的时候,你匆匆忙忙地把打火机扔进了办公桌的抽屉里。”

“啊啊啊啊我们的亲情走到了尽头!”

 

这一次安文鸣坚持要送他,便没有坐飞机。

安文逸怀揣一瓶川贝枇杷膏登上了去杭州的火车,拎着行李走在站台上的时候他被帝都特有的风吹乱了头发,有一小部分挡在了眼镜前面,以至于他回头望向远远的人群后面的时候,有些看不清那个冲自己拼命挥手的人。即使他知道看与不看无关紧要,那个人拥有一张和他一模一样的脸。

——以及一模一样的近视眼镜。

他在站台的风中剧烈咳嗽起来,因为感冒的原因嗓子都哑了,咳得掏心掏肺的。莫名地想起前几天在哥哥的公司,对方顶着那一副斯文败类的表情把烟叼上了嘴唇,却因为找不到打火机而最终作罢。而这一整件事的最初原因,不过是因为他上楼的时候走得急了些,还没说话就咳了一通。

都说双胞胎之间会有某种奇异的心灵感应以及默契,但安文逸认为这种规律显然对于他和安文鸣是不成立的。虽然他们长相相同打扮相似连性格也有某方面对等,也都玩着同一款叫做荣耀的游戏。

他最擅长的职业不是牧师是战法,他最喜欢的职业选手不是张新杰是叶修,一起看比赛霸图对上嘉世两个人即使上桌吃饭都是剑拔弩张的气氛……这个世界上最苦逼的事情,莫过于什么都和你一样的人,唯有喜欢的,和你不一样。

安文逸在临上车前的最后一秒钟转过头来,看着那个隔着玻璃门还在不断朝自己挥手的身影,默默的在心里给自己点了个蜡烛。

——衷心希望等到夏休期回家的时候,不会看到自己房间里空徒四壁。

安文鸣,丢弟弟偶像的海报这种事情,是人干的事儿吗!

安文逸思索了一下觉得,那人可能还真干得出来。

 

“小安,你手机响了!”

“啊……谢谢陈姐。”

安文逸按下通话键,和自己相仿的声线源源不断地透过听筒传进耳朵。他忍不住皱了皱眉:安文鸣是从什么时候变得这么爱说话了,莫非是和他最近又喜欢上了蓝雨战队有一定的关系?

“最近怎么样?都半决赛了是不是很紧张?下一场在哪里比?青岛是吧?要不要哥哥买机票就近看看你去呀?我这也算是随队家属了吧啊哈哈哈……”

“不明白的词别乱用。”安文逸长长出了一口气。

“好啦好啦不就是开个玩笑……而且难道我不是你的家属吗?上一场跟男神打得很爽吧,我可是都有看到的!没想到你还真是长情,想当初我还嘲笑你买周边去排队签名来着……竟然能追星追到这份儿上……”

“哥你有话快说,我要睡了。”

“啧啧,连作息时间都……好吧,到青岛安顿好了打我电话,我会买票进去看你的,不要让哥哥失望哟~”

“晚安。”

“晚安。”

比赛都到这份儿上了,竟然还是没能从他的口气中听出半分紧张来,大概在弟弟的心里,他能走到这一步,其实已经是超过预期了吧?手机躺在办公桌上,屏幕发出幽幽的背光,然后一点一点黯淡下来,整个办公室就只剩下电脑的光亮,任务栏排满了各种报表,以及正在暂停状态的一个荣耀论坛的视频。

Up主打的tag是“兴欣”“安文逸”“小手冰凉”。

他按下鼠标,视频又开始播放起来,屏幕上穿着一身高暴击牧师装的女号角色握着十字架在吟唱,仿佛满身沐浴着圣光。这一刻,她耀眼得就像个真正的天使。

“很出色啊……”

人都是在不断进步的,最开始玩荣耀,是他在安文逸的前面,技术和领悟也比弟弟高很多,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陆陆续续的,不知不觉的,安文逸的技术一点点地提高,甚至有些时候让他赞叹了——当然,嘴上是无论如何都不会说出来的。偶尔也会用“我要上班的哪有他是学生党这么有精力和时间”来做理由。

他的起点并不高,但他一直在努力。如今他的愿望也快要实现,甚至可以离那个梦想中的人更近。

他应该为他高兴的。

安文鸣关掉了视频,拉开办公桌右边的抽屉,拿出一个相框,那里面嵌着一张照片。照片上的男子大概二十四五岁,神色沉着而安然,穿着黑色的队服,戴着一副眼镜。

“真是的,怎么看都很普通嘛。”

安文鸣拿着那张照片左看右看,还时不时对着办公桌上的镜子照一照自己的脸,对比着照片上的人。无论哪个角度,自己的得分都要比他高才对。

“是不是因为长着一模一样的一张脸,所以就也习惯了不会细看?”

“那就只能多照照镜子了。”

安文鸣低低笑了一声,在空旷的办公室里回荡了很久才慢慢平静下来。他凑近电脑,屏幕的微光打在脸上,将那张脸容分隔得有些支离破碎。他停顿了一会儿,又将脸转向那面镜子,抿紧嘴唇,抬起左手食指推了推眼镜,然后就停在那里没有动。

——连父母亲戚老师同学都说,他做这个动作,这个角度,最像他。

 

他最终还是让他失望了。安文逸想。哥哥千里迢迢飞到青岛来看自己的比赛,得到的却是客场输掉要再加赛一场的消息。

安文鸣请他吃饭,在饭桌上拍着他的肩膀:“怕什么怕什么,胜败乃兵家常事大不了从头再来!第三场你要是没信心哥哥替你上!”

“怎么,不相信我啊?虽然常规赛对轮回那一场输了,但是后面打三零一也扳回来了啊!你还不信任哥的技术?”

不是技术的问题,而是稳定发挥的问题。他就和自己队内的包子有点像,爆发的时候怎么都不用担心,一旦脱出轨道,就是险象环生。安文逸想着想着觉得有些发晕,朝椅子后面靠过去,却被眼疾手快地揽到某个人的肩膀上。

“知道你能喝,不过今天喝得也确实多了点儿,你就好好休息吧,明天我上场……”

后面的话安文逸没听见,因为他已经几乎模模糊糊地睡了过去。自然也看不到安文鸣另一只手握着酒瓶当不要钱地往自己嘴里倒青岛纯生。这个时候他的眼神儿就没那么吊儿郎当了,而是带着点坚决的,显得他整个人都特别可以托付的模样。

“明天我上场……”

——这样,便不是你自己,亲手将你最尊崇的人推进深渊。

 

第二天安文逸在宾馆睁开眼睛的时候外面已经是华灯初上,比赛当然早就开始——指不定现在都已经结束了。他揉了揉有点痛的脑袋,想不通自己这一觉怎么会睡了那么久,睡到误了比赛……对了!安文鸣!

目光转到搭在床边椅背上的几件衣服,西装长裤,白衬衫,是安文鸣的。而他穿走了自己的牛仔裤和套头T恤。安文逸拿过放在床头的手机一看,这个时间就是赶过去,也已经来不及了。

木已成舟,他索性打开电视看转播,比赛已经进行到了团队赛,尽管安文逸还是悬着心神,但在看到冷暗雷抽了小手冰凉一耳光的时候还是忍不住笑了出来。就算是角色,他那个哥哥也没受过这等待遇吧,想必他这个时候躲在角色后面气得要死却又不得不继续比赛……真是自作孽不可活。

安文逸看完整场比赛后终于长出了口气,宿醉的反应也在这个时候才逐渐回归身体,头晕自不必说,整个人都有点恍恍惚惚的。然后不出所料,手机就在这个时候响了起来。

“……喂?”

“比赛结束了,我现在正往外走呢,等下过去找你。”那边的背景音有点乱,安文鸣刻意将自己的声音放得平稳,不如平日里和他说话那样跳脱,这样在电话里听来,还真的很像他自己在和自己对话。“卡在我外套口袋里,帮我退房间吧,楼下见。”

安文逸沉默了五秒钟,终于开始穿起那一套西装。他们两人身材完全一样,即使混穿了衣服,也不会有什么违和感。穿戴齐整,他对着镜子照了照,推开门走了出去。

 

“知道你肯定想看赛后发布会,但我又着急把你换回去,所以只能看重播了……还好发布会不用你上。”

风是从海边吹过来的,带着些淡淡的咸味,靠近海的地方还是比较潮湿的,常年住在帝都的人总还有几分不习惯。安文逸没说话,兴欣又往前走出了一步,安文鸣这次也没有惹出什么乱子,理当皆大欢喜。

“我们去哪里把衣服换回来?”

“呃……”安文鸣似乎没想到他会问这个问题,“随便找个方便的地方换了吧,唉退房退早了……但是我要是在电话里说,在房间里等我……好像对你的声誉更不利啊……”

“对了对了,看到我刚才英姿矫健的身影了吗?”安文鸣果真按捺不住,“挺身而出!保护那个召唤师!”

“对啊,然后你就被一个耳光狠狠地抽开了。”

“友走尽……你真的是我亲弟弟吗?”

“把弟弟灌醉然后替我去打比赛,你真是我亲哥。”

“呃哈哈……你也知道我是叶秋的粉丝嘛,忍不住就……”安文鸣在夜色里低声笑起来,他穿着牛仔裤和T恤,兼之表情生动,看上去就像一个大学生——与他现在的年龄一样的身份。“反正后面你还有好几场要打,我担心你太辛苦,你真是不懂我的心啊……”

“这不符合比赛规则。”

“好啦好啦,下不为例……真的下不为例!”安文鸣揽过弟弟的肩膀一边蹭一边卖萌,“我等一下就要去机场了,给个告别的拥抱吧。”

“……”

坐在去往机场的出租车上,安文鸣给自己点了一支烟。安文逸现在大概已经回到了兴欣下榻的宾馆,也应该看到了方才比赛的整个过程……看到了那一记精彩的,舍命一击。

“嘿,还好我溜得快。”

安文鸣想起他们还小的时候,都只不过是普通的沉迷网游的少年,他不小心弄丢了弟弟排队签到的张新杰签名海报,对方足足有两个星期没跟他说话。直到他后来也排了四个小时的队拿到一张霸图全员签名海报送给他,这件事才算过去。

“大概从那个时候就开始了吧……”

他可以为张新杰在炎炎的夏日下排两个小时的队,可以为了一张海报两个星期不和他说话;他也可以为他去排四个小时的队,只为了他能够开心起来。

安文鸣打开出租车窗,稀薄的烟雾慢慢的流进空气里,海风的味道还是很重,潮湿微咸。车子开得飞快,这是他第一次来青岛,如果不出意外,大概也是最后一次。

弹了弹烟灰,烧过的余烬飘舞在空气里,最终消失得无影无踪。大概就像某种隐秘而不能宣之于口的感情,到了最后也只能无疾而终罢了。

安文鸣夹着烟,朝着车窗外挥了挥手。动作幅度有点大,以至于司机都奇怪地瞪了他一眼。就看见这个青年好像发了神经一样,朝着后面用力很大声喊了一句。

“再见,青岛!”

——再见,安文逸。

 

 

 

 

 

 

 

 

 

(其实不用看,po主不是黑,po主只是一个逗比)

帝都机场,刚下飞机的安文鸣与一个微胖男士接洽见面。

“计划通。”

“计划通。”

两人击掌相视而笑。

“还想再见到他吗?别忘了,还有轮回呢。我的笔可不是白说的。”

“……嗯。”

——我这次又要用身体保护谁啊,心好累。

 

 

 你的鸣哥是真爱,收藏多年的第一次,就给他惹!!!!!!!

19 Jan 2014
 
评论(3)
 
热度(28)
  1. 小美_修身养性旧游时节好花天 转载了此文字
© 小美_修身养性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