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职高手已入坑/小事情大大脑残粉/已关窗/新连载筹备中
 
 

【全职高手】归 途(林方)

·此文收录于成都O《花语》中,原题《归 途》

·清水,甜文

 

 

1)

N市电台里有个很受欢迎的体育频道,定期会请一些当地的体育界名人来做节目嘉宾。

林敬言本来也是这档节目的忠实听众,战队晚上的训练结束开车回家的时候,总能赶上听节目的重播。

所以当林敬言收到节目组的邀请时,立马就答应了下来。跟战队打了个招呼之后,就驱车赶往N市广播电台了。

还是做随队指导轻松啊,比当队员那会儿自由多了。

林敬言在心里笑道,点开了汽车音响的播放键,随着音乐声发动了引擎。

音响里流出的是一首老歌。

“还记得年少时的梦吗,像朵永远不凋零的花……”

成熟男人的声音唱起这样的歌词,少了些叹息,多了点潇洒。

林敬言跟着旋律随意哼着,很快就到了目的地。

 

 

主持人非常热情地在电台楼下等他。

“林指导,您好您好。”

林敬言跟主持人握了握手:“主持人你太客气了。”

主持人笑着说:“我也是个荣耀粉啊。林指导第十赛季从霸图退役后能回到呼啸,您知道我这种呼啸真爱粉是多么高兴吗!”

“我也一样高兴,这也是我的心愿。”他微笑自嘲道,“也亏得战队不嫌弃我。”

“怎么可能嫌弃!您和方锐当年的经典犯罪组合,至今还被我们几个朋友津津乐道呢!”主持人说着,把手里的采访稿递给了林敬言,“对了,这是稿子,您先看看吧。”

 

 

访谈在自然融洽的气氛中进行着。林敬言也不是能说会道的人,但一谈起荣耀,总还是有很多可以讲的。

“那么我们来看看最后一个问题。”主持人顿了顿,继续说,“您的老搭档方锐在前段时间的冬季转会窗宣布了退役,不知道林指导对于方锐接下来的去向有什么看法?”

“他啊,我猜不到。”

主持人趁机取笑林敬言:“林指导有点不厚道了,我可记得很清楚,第十赛季季后赛霸图对战兴欣的时候,您可是在第三回合团队赛把方锐大大吃得死死的。多年搭档,怎么会猜不到呢?”

“主持人你说笑啦。”

没想到之前还挺配合的林敬言,在这唯一一个关于方锐的问题上倒跟他玩起了猥琐流。主持人摇摇头,只得继续下个环节。

“现在我们进入大家都很期待的,接听听众热线环节。这位朋友久等了,您好,在吗?”

“在啊!”

 

 

这声音……

林敬言皱了皱眉。

“你好,我是林敬言。”

“知道知道,林大大你好啊!”

“有什么要问我的吗?”

“我一直都想知道,你对方锐到底……”

“爱过。”

林敬言这俩字一出口,主持人的脸瞬间就像死灰一般了,他有点后悔今天搞直播了。电话那头那哥们估计也吓得够呛,主持人正寻思说点什么来救场,林敬言倒自己圆起场来:“刚开玩笑的,活跃下气氛嘛。”

嘟嘟嘟——

听众热线就这么被挂掉了,主持人只好尴尬地叫导播接通下一位。

 

 

录完节目后,林敬言婉拒了电台节目组夜宵的邀请,而是赶紧钻进自己的车里,拨了一个电话。彩铃唱了半天,那一头才接起来。

“锐锐?……方大大?……还真生气了啊?老婆?”

“干嘛打电话!我都睡了!”方锐气鼓鼓地说道。

林敬言这才放下心来:“今天睡这么早?不是刚刚才听完我的节目吗?”

“明明知道是我还那么说……”方锐的声音越来越小。

“傻锐锐,你想在节目里公开我们的关系?”

“也不是,但是……”

“好啦,快跟我说你明天几点的飞机啊,我好去接你。”

“我把时间发你手机吧,免得老公你忘了。”

“谁忘了?”

“老林。”

“不对,再来。”

“老流氓。”

“越来越不对了!”

 

 

2)

因为有雾,方锐所乘坐的航班延迟了。本来下午就应该到N市的,等到林敬言在出站口看到方锐的时候,已经是晚饭时间。虽然方锐穿着低调的黑色羽绒衣,但林敬言还是一眼在人群中发现了他。

“锐锐,这边。”林敬言朝方锐走过去,把自己脖子上的围巾给他套上,“外面冷。”

围巾上浓浓的属于林敬言的味道让方锐暖到心里。他扯了围巾的一头,把林敬言的脖子也围了起来。

“有福同享有难同当,有围巾同戴。”方锐眯起眼睛笑。

林敬言把方锐的右手拉到自己的外衣口袋里,紧紧地握着。

“想去哪儿吃饭啊,方锐大大?”

“呼啸食堂。”

 

 

从机场到呼啸战队这段路方锐无比熟悉。记得他从G市坐飞机到N市来的那一天,湿热的N市还飘着小雨,低气压让人喘不过气。方锐背着双肩包,在出站口里找到了呼啸战队来接他的工作人员。

方锐坐在出租车里,听着友善的工作人员跟他闲扯N市的情况然后老实地点头。在呼啸战队经理室门口,他第一次见到了真人版的林敬言。比在电视上看起来神色更加温和,穿着暗色细条纹的衬衫,偏分的头发,比自己高出大半头。他一手拿着方锐的档案袋,另一只手拍拍他肩膀,用温厚的嗓音说,方锐是吧?走,跟我看看你的宿舍去。

那一年,方锐十七岁,林敬言二十二岁。

距离那一天已经十年了。三千多个日日夜夜,竟然真的就像弹指般流过。只是没想到,这流啊流的,竟然还流回了原点。N市,才是他梦真的开始的地方。不管是关于荣耀,还是关于身边的这个男人。

 

 

方锐转过头,看到林敬言嘴里含着停车票,左手把着方向盘,一边回头看了看后面倒车的样子,忍不住把头凑了过去。

“嗯?怎么了?”林敬言含糊道。

“不行了,林敬言大大太帅了,让我亲一下。”方锐勾住林敬言的脖子,把那张停车票拿到自己手里,然后吻了过去。

“喂……”林敬言只得熄了火,把方锐按回副驾驶座上,解开安全带跟他接吻。四片唇瓣轻柔地纠缠,在黑暗中,林敬言也感觉到方锐嘴角的笑容。

直到旁边的车子开始不耐烦地按起喇叭,两个人才放过对方,看到车外那明晃晃的车灯开始大笑起来。

 

 

“呼啸,我回来啦!”

站在熟悉的战队大楼面前,方锐忍不住喊出了这句话。

“中气十足啊方锐大大,肚子不饿吗?”林敬言停好车回来问道。

“被你这么一说,还真有点饿了。可是我兴奋啊,好想回训练室玩几把荣耀再说啊!”

林敬言揉了揉方锐的脑袋:“先去吃东西。”

 

“喂,老林,你考虑过我发型的感受吗?”

“就一小平头,要什么感受。”

 

已经过了晚饭时间,食堂很是冷清。因为林敬言打过招呼所以食堂工作人员还是把灯都开着等他,不过林敬言倒是把其他灯关掉,只留下了他和方锐坐的位置这边的灯。

“谢谢,让你加班,添麻烦了。”林敬言接过工作人员递来的两个大碗说。

“我赌是鸭血粉丝汤。”

“味道这么香你早闻到了,还赌呢。”

“嘿嘿。”

 

 

方锐那年刚来N市的时候,吃的第一顿饭就是食堂的鸭血粉丝汤。虽然林敬言告诉他,呼啸食堂的菜比外面的小店好吃多了,可方锐依然不爱吃鸭血。看着方锐把碗里的粉丝吃掉鸭血还剩着,林敬言觉得有点浪费。他夹了方锐碗里的一块鸭血到自己嘴里吃掉然后说,味道真的不错,方锐你试试。

方锐至今仍记得他听了林敬言的话之后吃下了他人生中第一块鸭血时候的感觉。导致在那之后的好长一段时间里,他都把队长定义为骗子。

在方锐脑袋出神的时候,林敬言把自己碗里的粉丝夹了不少到方锐的碗里。

“哇,林大大你想把我撑死吗?”

“我有吃过东西的,而且你不是不爱吃鸭血嘛,这点粉丝怎么够。”

“那你还让食堂做这个。”方锐笑着说,往自己嘴里塞了一大块鸭血,“哇靠,味道跟当年一模一样。”

“第一顿嘛,明天再带你去吃别的。”林敬言拿纸巾给呛到的方锐擦了擦嘴。

“林大大你也吃点啊,我一个人吃没劲。”

“好。”林敬言拿起筷子,夹了方锐碗里的鸭血吃。

方锐作势护住自己的碗:“去去,这碗我的。”

“你的就是我的。”林敬言笑。

 

 

3)

“先把行李丢我房间,再去训练室那边吧。”

“不是吧,你堂堂林指导,居然还住以前这个房间?”

“也挺好啊,习惯了。”林敬言说着,打开了房间的灯。

暖黄的灯光铺满了整个房间。简单的衣柜、单人床、电脑桌、空调,虽然看得出来家具是新的,但也还是那几样摆设而已。

“锐锐,过来,给你看样东西。”

“什么啊?”

 

 

林敬言从柜子里拿出一个防潮袋,从里面取出一个泛黄的本子。

“我去,这玩意儿居然还在?”

“意外吧?前年我回来那会儿,正赶上大装修,收拾你以前房间的时候发现的,真是凑巧。”

“看来不会丢的东西,怎么都不会丢。”

方锐说着,翻开了那个陈旧的笔记本。

那是他刚进队的时候,就开始写的训练计划和完成情况记录表。方锐本来是玩的气功师,可战队把他挖过来,却给了他盗贼账号卡。为什么战队敢做出这样的决定?跟方锐相处一段时间后,林敬言就知道原因了。

方锐,是个天才啊。

所以他才能在众多年轻人中间被战队挖掘,才能从气功师玩到盗贼,才能从接班人的定位迅速成长为自己的搭档。

可是,方锐所付出的不为人知的努力和汗水,林敬言却也比任何人都清楚。

 

 

“3月20日,今天加练到12点,摸回寝室的时候都熄灯了……”

“4月13日,盗贼怎么这么难搞啊,明天要不问问队长?不对,他玩流氓的……还是自己先想想。”

“4月15日,原来队长玩盗贼也很棒,我觉得我入门了。”

方锐笑嘻嘻地念着自己的小日记,还时不时评论两句。

“那时候真厉害,熬夜到三点不费劲,第二天照样按时训练。”

“字写得够难看啊。”

“队长,队长,你来看嘛!”他学着当年的口气喊林敬言。

“我早看了一万遍了,傻瓜。”

 

 

十七岁以前的方锐,林敬言没有机会认识;在兴欣的方锐,他只能远远地遥望;但从今天以后,林敬言已经不想再错过关于方锐的任何一瞬了。

林敬言关好了柜子,从背后抱住方锐,“方锐大大当年这么努力,我不喜欢你都不成。”

方锐合上笔记本,在林敬言怀中转过身说:“那现在懒散下来的我,你喜欢吗?”

“不喜欢,”林敬言拉过方锐的手,“但是,爱。”

感到自己的左手无名指被圈上了一个金属物,方锐也不去看,而是凝视着林敬言的双眼说道:“干嘛啊这是,我不懂哦。”

“这对戒指我买了好久了,”林敬言低头吻了下方锐的眼睛,“快点头吧,我的方锐大大。”

方锐把头埋在林敬言胸前:“还没公开恋情,就直接公开婚讯?”

“原来还在记仇啊?”林敬言拉起方锐的手,打开门直接冲到了楼上经理室。

看着突然闯入的林敬言和方锐,正要下班的呼啸战队经理彻底吓到了。

“林指导,虽然方锐是呼啸的老队员,但是你就这么带他进队,有点不合规矩啊?”

“是有点,不过……”林敬言转头吻了吻方锐的嘴,“作为我的家属,总可以了吧。”

“谢谢经理帮我们作见证啊。”方锐回吻了林敬言,“我愿意。”

 

 

当晚——

“还需要开个记者发布会吗老婆?”

“我觉得先确认经理身体还好吗更要紧吧?”

“我对他有信心,以前不就常因为你‘出色’的被访言论吓得够呛,还不是活得好好的。”

“可这次,你也是帮凶,哦不,是主犯。”

“本来就是犯罪组合嘛。我来了哦……”

“嗯……等半天了……”

“……才……半天……你知道我等多久吗……”

“和我一样久……”

 

「薰衣草,等待爱情。可并非所有的爱情,都能等来回应。我们如此幸运。」

 

[end。]

 

10 Jan 2014
 
评论(1)
 
热度(39)
© 小美_修身养性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