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职高手已入坑/小事情大大脑残粉/已关窗/新连载筹备中
 
 

【全职高手】繁春(BG四季短篇之四/杜明x唐柔)

·啊啊啊啊啊终于把四季短篇写完了!!好开心!!

·能在一起的感觉,真是太好了!

 

——start

 

“女儿,生日快乐。”

“谢谢爸爸。”唐柔接过唐书森送给她的一束鲜花。

佣人把蛋糕端上来,上面插着二十六根蜡烛。

“快许生日愿望吧!”唐书森看上去比唐柔自己还要开心。

“嗯,好。”唐柔跟往年一样,双手合十,心中默念“祝爸爸身体健康”之后,吹灭了蜡烛。

认真地切了一块,放到唐书森的碟子里,又加了一句:“年纪大了,少吃点甜的。”

“女儿的生日蛋糕总是要吃点的。”唐书森的笑容比蛋糕的滋味更甜。

看到父亲快乐,唐柔觉得比什么都好。

 

 

简单的生日庆祝会结束后,唐柔把唐书森送到了卧室。自己却走进了走廊另一头的书房。

暖热明亮的灯光亮了起来把唐柔笼罩在其中。

“都二十六岁了啊……”唐柔也不禁感叹。巨大的玻璃书柜门,映出她模糊的身影。当年的短发已经长长了,垂在肩膀上。眉眼之间也少了那时候莽撞青涩的冲劲,多了几分小女人的味道。唐柔冲自己的影子笑了笑,打开了书柜的门,取出了一本相册。

相册的封面看上去有了些年岁。唐柔拿纸巾擦了擦上面沾染的些许灰尘。

毕竟每一年都会拿出来至少一次,也不会太脏。

婴儿,幼儿园,小学,初中,高中,大学……还有电竞选手时期。

 

 

唐柔一下子翻到了相册镶有照片的最后一页,上面是兴欣拿冠军的那一年,电竞时代刊出的一张自己的特写,被父亲剪下来贴在了相册上。

成为职业电竞选手的第一年,就拿到了新人奖和总冠军。后来又打了两个赛季,陆陆续续获得了一些别的奖项。唐柔发现,随着岁数的增长,她所追逐的东西却变得越来越模糊。再后来连她一直作为赶超目标的叶修也退役了,巨大的迷茫感将她笼罩。

唐柔一向是个想做便去做的人,所以,二十四岁的时候,她退役了。

她明白,并不是打不动了,而是找不到继续下去的意义。

兴欣的队服还挂在她的衣柜里,前段时间拿出来洗了洗,晾在春日的阳光里的样子是那么充满希望,仿佛那一年富有生命力和激情的岁月。

果果,沐沐,大家……

 

 

唐柔翻开了另外一本关于自己报道的剪辑画册,也是唐书森自制的作品。

还有……

《决战!轮回VS兴欣!》

一副巨大的彩页把轮回和兴欣的队员都收录了进去,故意摆出了争锋相对感觉的造型。

唐柔的视线停在了被放在轮回阵型里左上角那位选手的脸上。

男生的样貌很普通,短发,额前有些细碎的刘海,嘴角带点笑容。

黑色宋体字印着他的名字。

“杜……明。”唐柔不由得轻声念了出来。

 

 

被人追求这绝对不是第一次,但被追得那么地……的确是第一次。

唐柔还真是一时想不到形容词。

大概,可以就称为杜明的方式吧。

 

第十赛季结束后的夏休期,一次在职业选手QQ群潜水的时候,看到轮回众人对杜明的调侃,她才了解到原来还是这么一茬。

原来在她认真关注比赛战况的时候,有一个人在期望她看他一眼;原来那个人在擂台上发挥得如此出色,那极佳的竞技状态竟然与自己有关。

那时候的自己,对这些情爱的事根本不感兴趣。

拒绝杜明,自然是在情理之中。 

不过,跟杜明说清楚自己的态度之后,两人似乎就这么自然地熟了起来。偶尔约在竞技场里挑几把,比赛时碰见也会点头打个招呼。至少唐柔没觉得杜明还在暗恋自己,这样的关系让她更加舒心,多个朋友总是好的。

刚宣布退役的时候,杜明也曾私下问过她,言语里都是不解。唐柔也没有跟他讲太多,只说自己想找点别的事做,就结束了对话。

退役之后,唐柔却没有找到更感兴趣的东西,最终捡起了自己的老本行,钢琴。去了国外把以前落下的音乐课程进修完毕,这才回国,度过了二十六岁的生日。

 

 

叮咚——

微信的提示音响了起来。

按下收听,陈果爽朗的声音传了出来。

“柔柔生日快乐呀。今天队里太忙了,所以到现在才有时间跟你说这句话,不要介意哦!其实好多人都还记得你今天过生日呢,大家都很想你,要不你回来继续打比赛吧!呃……不愿意的话有空来玩玩也行呀。MUA~!”

果果,我也想你们。

听完这条微信,唐柔染上了一丝略微深沉的愁绪。

 

随手翻了翻历史记录,今天基本都是一些朋友和老同学发来的生日祝福。而唐柔这一翻才发现,没有杜明的。

虽然这两年交流极少,但逢年过节和自己生日,杜明总是不忘给她发条祝福信息。有时候是长长的一段话,有时候是极短的几个字,但不管怎样,一定会有那么一条的。

 

今年这是怎么回事呢……

唐柔不由自主地思考了一会儿,发觉可能性太多了,便也不再去细想。把相册和画册放回书柜里,关好书房的灯和门,回了自己房间。

等她洗完澡躺在床上正准备睡觉时,杜明的信息终于发来了。

「昨天训练太累所以回寝室就睡着了,错过了十二点给你生日祝福的机会。我就想不能做第一个,就做最后一个吧,你看现在是23点50分哦,没人比我更晚了吧!唐柔,生日快乐。」

这家伙,真是……

唐柔禁不住笑了笑,回了两个字。

「谢谢。」

想了想,又发过去一条。

「最近很忙?」

「不不……哈哈……就昨天忙了会儿,训练营招新生嘛,嘿嘿嘿……」

「哦,我刚回来不久,挺闲的。」

「没事可以来照窝完呀!」

正在唐柔猜测杜明这条信息的意思时,又一条新信息过来了。

「是找我玩,手滑了,呵呵呵」 

「没事:)那我明天就来。」

 

 

唐柔说的是真的,S市离H市很近,顺道就能回兴欣去看看陈果她们。即使杜明不做这个邀请,她也有去H市故地重游的打算。

这样正好,一举两得。

第二天跟唐书森说了一下,就买了机票,直飞S市。

 

 

四月的S市,有阳光的时候,倒也十分暖和。可今天有点不巧,大概是前几天下过雨,有些阴冷。唐柔身上的薄外套显得有点不够用了,她把胸前的扣子一排整个扣上,虽然看上去有点奇怪,但也比受凉了好。

来接机的人有点多,但她刚拿了小包行李走出来,就在人群里看到了杜明。

杜明今天里面穿着浅色细条纹衬衫,外面搭了件深色的毛线开衫,下身则是款式大方的米色合身休闲裤。好像很少看见这样打扮的杜明,唐柔还费劲多看了两眼,才确认是他。

不过,更迟钝的似乎是杜明,他四处张望着,看来还没发现唐柔。

 

 

“嗨。”走到离杜明三米处的时候,唐柔停下脚步,打了个招呼。

“啊!”突然出现的唐柔让杜明很是吓了一跳,“你头发长了啊……我晕我怎么回事居然没认出来……”

看到杜明自言自语,唐柔倒是笑了。

“好啦,走吧。”说着自己走到了离港口外面,不禁缩缩脖子,“我真是对你们这的气温估计错误了。”

肩膀上忽然覆上了一层温暖。唐柔侧过头,看到刚刚杜明穿的那件毛线开衫已经搭自己身上。而这时瑟瑟发抖的人,似乎换成了杜明。

“你就在这等我哦,我去开车!”杜明一边小跑一边说。

“好的。”唐柔把那件开衫往身上拢了拢。

 

 

安顿好之后,午饭就在酒店附近的本地特色小餐馆里进行了。虽然杜明觉得应该去更好的地方请唐柔吃饭,但唐柔坚持就在这里。

一碟碟精致的S市小吃,清新甜香。唐柔夹了一个生煎咬了一大口,美味的汤汁让她忘记了旅途的劳累。

 

“你不吃啊?”唐柔含糊着问。

“呃,我,我不饿……你吃……”杜明一边回答,脑子里想着该找点什么话题来聊聊不至于冷场。

诶,有了!

“唐柔,你回国之后有什么打算啊?”

“……”正吃得开心的唐柔听到这句话,忽然停住了筷子。

杜明在心里骂了自己一万遍。

但没过几秒,唐柔标志性的微笑又回来了。

“还没想好呢。”顿了顿,继续说,“杜明啊,你说,如果我继续回来打荣耀,怎么样?”

 

唐柔并不是随口一问。她想得很清楚,这个问题拿来问父亲,他肯定说支持自己的决定不会干涉;拿来问陈果,那姑娘肯定会说回兴欣吧等你好久了。倒不如问问杜明,也许有个客观的答案。

杜明沉默了一会儿,拿出了一个硬币。

唐柔疑惑地看着他,心想,该不会要丢硬币决定吧?

 

“这个办法我经常用啦……虽然感觉有点不靠谱,不过以我多年的经验来说,还是非常有根据的。信我吗?”杜明认真地说。

“信。”唐柔点头。

“好,那丢到字面朝上就是继续做职业选手,丢到花朝上就去做点别的。”杜明话音刚落,拇指一动就把硬币丢了上去,又啪地一声按到了自己的手背上,“猜吧。”

唐柔看着杜明,摇了摇头。

“果然这样还是太不严肃了吗……”

“不,我已经不想知道朝上那一面是字还是花了。因为刚刚你丢出硬币的一瞬间,我真的怕最后的答案是丢到花朝上了,如果是那样,我就只能像当年‘一挑三’那样毁约了。”唐柔有点自嘲地笑着说,“我要重回荣耀,再拿冠军。”

“不用那么客气,哈……”杜明挠挠头,也跟着笑,“那会儿我就是这么决定要不要继续喜欢你的。我也没有看结果,就知道了自己内心的选择,真巧啊。”

“那你是继续喜欢我,还是不喜欢我了呢?”唐柔忍不住追问。

“啊?……呃……喜,喜欢……”

 

 

午饭之后,刚刚还阴云密布的天空,忽然绽放了晴朗的色彩。

阳光从云朵后面咧开了笑容,一瞬间映得唐柔睁不开眼睛。

“还冷吗?”杜明问。

唐柔用笑容回答了他。

 

 

繁盛的春天还没有光顾S市,却已经先走到了两人的心里。

当然,如果此时的杜明能知道,不久之后他跟唐柔的合照就会出现在唐书森珍藏的那本记录唐柔生命轨迹的相册里的话,他心里的花儿应该会开得更美吧。

 

-END-

 

08 Jan 2014
 
评论(4)
 
热度(70)
  1. 火锅炖鲟鱼小美_修身养性 转载了此文字
    maya柔杜好棒啊QWQ
© 小美_修身养性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