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职高手已入坑/小事情大大脑残粉/已关窗/新连载筹备中
 
 

【方林】原来的我

“什么?这周有这么重要的比赛,你居然要请假?”陈果咆哮道。

“老板息怒啊,”方锐挠头,“我真的有很要紧的事。”

“你看看这都最后几轮比赛了,什么事情比兴欣周末对战霸图更重要!?你现在可是副队长!”

方锐犹豫了一会儿,说:“……我要回G市一趟,我朋友,周末结婚。”

陈果一愣,口气松了松:“噢,什么朋友啊?”

“是我进蓝雨训练营之前就一起打过挑战赛的朋友,”方锐笑了笑,伸出十根手指,“认识十年了哦。”

方锐下午就买了去G市的机票。

本来每次坐飞机他都是呼呼大睡,今天却有点睡不着。他一闭上眼睛,就想起十年前在网吧认识了那帮兄弟,吵吵嚷嚷要组队打入职业联赛,也想起被蓝雨战队看中招募入训练营之后兄弟们装作嫉妒对他的打击和真心的祝福,还想起离开蓝雨训练营正式进入呼啸转型盗贼的种种。

他动了动脖子,找空姐要了份报纸。翻开体育版,一个醒目的标题赫然映入眼帘:

荣耀职业赛卫冕冠军兴欣战队本轮主场迎战霸图战队,究竟鹿死谁手?

第十赛季结束后,叶修和魏琛宣布退役,年轻的乔一帆因为稳重谦和的性格与超乎他年纪的大局观被选为兴欣的队长,各种经验更为丰富的方锐继在呼啸战队之后再次担任了副队长。去年被大肆报道的除了这些之外,就是霸图队长韩文清和副队长张新杰也宣布了退役的消息,暂由林敬言代霸图队长一职。但没想到这一代,就是大半个赛季,官方只说这是林敬言本人的意思之后也没有下文了。

方锐看着报纸上对霸图代理队长的访问有些出神,直到听见飞机广播上甜美的女声说:

“请乘客们系好安全带,我们的飞机即将在半个之内着陆。”

“嗨,方锐!”

方锐刚一走出机场大门,就听到一个熟悉的声音喊他。转过头去,来人正是明天的新郎官李旭。他走过去跟李旭击掌:“兄弟,咱都多久没见了,一见面就是你嫁人,这让哥好伤心啊。”

“这不就是怕你伤心,亲自来给你接风了吗?走,先去把行李放一下,晚上我约了那时候的几个哥们,咱不醉不休。”

“喂喂,你明天还得结婚,行不行啊!”

“男人怎么能说自己不行?单身的最后一个晚上,自然要留给好基友啊!”

“哈哈哈,那还不快点走着?”方锐大笑道。

海风浸润着阳光吹过来,坐在副驾驶上的方锐打开窗户,享受这难得的闲暇。李旭兴奋地跟方锐讲述他们一直关注方锐从蓝雨到呼啸再到兴欣的新闻,也更加兴奋地说起自己是怎么泡到现在的老婆的,海风呼呼地声音有些大,他有点听不清李旭后来在讲些什么,只听到车载广播里两位主持人在激动地讲述今晚即将开始最引人关注的蓝雨主场迎战雷霆,还有兴欣对霸图的比赛。

他开始口哨吹歌,具体是哪一首他也不知道,只凭着心情随意找着调子。

安顿好了出门,天色已经暗了下来。方锐李旭一行5、6个大男人,在以前很喜欢去的美食街找了个海鲜大排档坐了下来。十年了,这里变了许多,但来来往往的吃客倒是一点没见减少。这顿自然是李旭做东,他叫了一桌子菜,又拉了两件啤酒,大声说道今晚要喝个痛快。

“好!”方锐是第一个站起来响应的。

“方副队都这么说了,咱们一定要听从指挥啊!”有人打趣道,随后一群男人也开始不甘示弱地一人吹了一瓶。

方锐擦擦嘴边的泡沫渣子,跟着开怀大笑。这样的感觉真是好久好久没有过了,虽然那时候所有兄弟的梦想都是打入职业联赛,可最终做到的只有他。方锐从心底里感到幸运,而且一直在分外地努力,直到打到自己职业生涯的第六个赛季才拿到冠军,但比起更多人,他已经是非常幸福。虽然在方锐心里,这还不算是最最幸福的事。那种幸福,在林敬言离开呼啸战队之后,已经再不会有了。

G市荣耀的氛围一直都很浓厚,这跟蓝雨战队成绩以及各个明星选手的人气分不开。今天本就是比赛日,大排档老板也打开电视,直接调到体育台,结果今天转播的却不是蓝雨战队的比赛。刚拿起遥控器想转台,就听到这边吵吵哄哄的男人堆里站出来个人在吼:“老板别转台啊!我要看我们兴欣对霸图啊!!”

“敢情来了个兴欣的粉丝呢,得,那就看吧!”老板嘟囔了一句。

“谢老板啊!”方锐晃了晃酒瓶。

比赛这才刚开始,主持人的声音清晰地传过来。

“个人赛第一场,兴欣战队出战的是——包容兴!”

是包子啊……方锐在心里想,正准备开口让兄弟们给包子吆喝两句的时候,又听见主持人接着说道:“下面让我们看看霸图这边由谁出战呢……啊!是霸图的队长,哦不,代理队长,同样是操纵是流氓职业账号的林敬言!”

在听到这个名字的时候,方锐觉得脑袋里嗡得一声,好像耳鸣一般,其他声音什么都听不见了。

他记得第八赛季的全明星赛,林敬言被唐昊打败,那改朝换代的嘘声把林敬言淹没,方锐为他愤愤不平,而林敬言也只是笑笑说,可能自己真的打不动比赛了。

他曾经倔强地想一个人撑起呼啸,他也想过跟唐昊把唐三打和鬼迷神疑的组合走下去,但是呼啸已经不再是当年的呼啸,盗贼组合早在林敬言走的那一天就散了。

在决定转会兴欣的时候,他给林敬言打过电话,那边沉默了良久,说了两个字,加油。

一幕幕的画面车水马龙般在方锐眼前晃过,包子越打越顺畅,天马行空的路子让冷暗雷几乎有点摸不着边际。他笑着跟兄弟们干杯,在他们说,林敬言不行了啊,早该退休了的时候哈哈大笑。他看着冷暗雷在包子入侵一连串攻击下倒了下去,他欣慰地接受兄弟们对兴欣的赞美。空气里充满了烧烤的烟雾,方锐已喝得半醉,恍惚之间看着电视屏幕里,镜头正在拍从比赛位置走下来的林敬言,他穿着霸图黑色的队服,一只手插在裤袋里,侧脸看上去,好像又瘦了不少。

“来,我们干了这瓶!”方锐吆喝道。

其实方锐没醉,真的没醉。虽然是被几个兄弟给扛回宾馆的,但他脑子里可清醒;虽然那伙人散了之后他跑去厕所吐了个昏天暗地,但他爬回房间的时候仍然记得打开电视。

“嘿嘿,我就知道有重播。”

兴欣与霸图最终达成了无趣的五比五平分,全过程也没什么亮点和槽点,唯一可以炒作的也只能是两个流氓选手之间的对抗。赛后的新闻发布会记者们也大多数逮着林敬言不放。

屏幕里那个人对着记者们尖锐的提问仍带着淡淡的微笑,好像对这些质疑并不在意。林敬言一直都是这样一个温柔的人,即使是队长,也从未对方锐或者其他任何队员大声吼过什么,而是一个人默默承担起责任。原来这已经我对他关系最近的一段回忆了吗。方锐想着,甚至伸出手想要触碰他。

林敬言耐心地听记者们问完问题,打开了自己面前的话筒开关,用方锐熟悉的声线说:“感谢这赛季大家对霸图的关心和关注,作为一个代理队长,我做得不够好,也感谢战队对我的信任。”说完,他向坐在自己身边的霸图战队的经理点了点头。

“在霸图的日子是我很难忘的回忆,我会珍藏。但从现在起,我要开始为自己书写新的记忆了。”

林敬言说得十分轻松,但这一重磅炸弹一下子把记者群炸开了锅,也把方锐炸得酒意全无。一位记者抢着问:“林队长是什么意思,您是要转会吗?”

“转会?”林敬言笑笑,“我要回到最初的自己,我决定退役。”

退役?

退役!?

也就是说,今晚这场比赛,是林敬言职业生涯的最后一场?

也就是说,自己就这么,错过了?

我靠!

方锐在这一刻想死的心都有了。

翻出手机来,对着那个号码看了半天,最终却没有拨出去。

林敬言的大事,从来没跟自己商量过,离开呼啸也是,退役也是!自己转个会还屁颠屁颠给他打电话去说呢!方锐,你真TM是个傻逼啊!

方锐把手机用力摔到了角落里,手机后盖飞了起来砸破了一个角,方锐一脚给它踩个稀巴烂。他仿佛听见自己的心碎得稀里哗啦的声音。

第二天起床时已快到中午,本来的伴郎团也缺了方锐一个。他穿着皱皱巴巴的衬衫西裤,顶着乱糟糟的鸟窝头见证了他兄弟的重要时刻。他搭晚上的飞机赶回了H市,作为副队长在外面玩得太久始终不好,方锐也早已不是当年行事乱七八糟的少年了。

“回来啦?”

路过训练室的时候,苏沐橙问了他一句。

“嗯。”方锐头也不抬地回应。

“他什么情况?”苏沐橙转头看陈果。

“谁知道啊,也许是看到朋友结婚,想到自己还是单身,受刺激了吧。”

方锐回到房间蒙头就睡,他甚至希望自己再也不要醒过来。

“我怎么又输了……”乔一帆皱了皱眉。

“小乔队长啊,还得抓紧练啊~”方锐得瑟地说。

“方前辈最近怎么风格变得跟唐柔似的……”乔一帆一边拿水杯一边问。

“去你的,”方锐不屑一顾,“哥这风格是诡秘而不可捉摸的,是由时间和经历打造出来的成熟男人范儿!”

话音落下,乔一帆倒是十分受用地点了点头。

叶修和魏琛退役之后,兴欣的互嘲专场也跟着倒台了,方锐觉得没意思,也摆摆手说自己去宿舍午睡一会儿。

兴欣自从夺冠之后,赞助商也排着队送上门来,再也不是当年的一楼训练室和二楼宿舍的简陋布局了。宿舍楼在训练楼的旁边,方锐的房间在三楼,虽然有两张床,但因为他现在已经是副队长,所以是一个人住的一间。

方锐正想拿钥匙开门,却发现门是没锁的。

有贼?

方锐下意识找找身边有没有板砖之类的凶器。

不对啊,门口有保安的,大白天哪来贼。他只得推门进去看个究竟。

屋里的男人听到声音,转过头来。

“你回来啦。”林敬言眯眼朝方锐笑道。

“你……怎么会……”方锐已经吓得面瘫。

“我跟你们陈老板说,要来兴欣管理公会,怎么,方副队不同意吗?”

“你不是说,要回到最初的自己吗……”

“那个啊,”方锐把自己的衣服放进衣柜,“难道你不是从玩网游开始接触荣耀的?”

没等方锐回答,林敬言继续说:“最重要的是,我玩荣耀最开心的日子,是在呼啸的时候,我对于荣耀的野心和梦想,是你给我的。”

林敬言上前,拍了拍方锐的背。

方锐比他高上半头,刚好把下巴放在林敬言的肩头。在兴欣夺冠的晚上,他告诉自己,只能哭这一次,却没想到这么快就破戒了。

“欢迎回来,林大大。”

“回哪儿啊?”

“我身边啊!”

“美的你!”

-END-

 

09 Oct 2013
 
评论(3)
 
热度(7)
© 小美_修身养性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