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职高手已入坑/小事情大大脑残粉/已关窗/新连载筹备中
 
 

【方林】我真的有练过

第八赛季结束后,林敬言感觉自己有点力不从心了。

全明星赛输给唐昊,这并不代表什么,打比赛有点输赢很正常,状态不佳也是常有的事。但整个赛季结束之后那从未有过扑面而来的疲惫感,让林敬言感到陌生而又坦然。

他一度担心自己的职业生涯是不是就此走到尽头,直到霸图开始频频联系他。

是时候该换个环境了,林敬言想。

这想法他谁也没说,包括方锐。

呼啸战队的经理在某次内部会议上宣布林敬言下赛季将转投霸图的时候,全队竟没什么人特别地吃惊。也许队内上下都早已察觉林敬言迟早要走,而且霸图真的不失为一个很不错的去向。

副队长方锐忽然站起来开始鼓掌。

大家面面相觑,都不知道副队长这会儿鼓掌是什么意思,谁也不敢瞎跟着起哄。

林敬言也有点闹不明白,第一反应是,他果然有点……怪我?

“诶诶诶~我说,你们这都是什么死鱼眼睛木鱼表情啊~”

“虽然我知道你们都很舍不得林大大,但是如果他能找到更适合他现在打法的队伍和位置,不是挺好吗?”

“最重要的是,咳咳~”方锐清了清嗓子,“刚刚我用手机预订了场子,咱晚上去KTV嗨皮一下,欢送一下咱们队长吧!”

——啊?!

在座的队员们脸齐刷刷地变色,脸上写满各种痛苦和纠结,彼此相望之后,又齐齐扫向了呼啸战队的经理。

——经理啊!职业战队怎么能去KTV呢!对不对不!

——万一喝酒了闹事了影响战队成绩和形象啊!

——好经理啊,快否决吧!

“额,那个,不许喝酒,十一点之前归队。”

“哟吼~谢经理大人~”乐呵完了,方锐冲林敬言眨眨眼,做口型说了几个字。

林敬言倒是轻轻呼了口气,这货,终究不是走什么哀怨路线的。

KTV这种地方,灯光黑暗纸醉金迷的,虽然林敬言和方锐在当地也算是名人,但这会儿也不用做什么外形伪装,脱下队服换了身休闲装就出来了。队员们都是年轻人,很少到这种场合来,一时间也欢脱开了,点歌的点歌,倒饮料的倒饮料,好像已经忘记了这是给林队长的欢送会,而不过就是一个普通的内部聚会。

方锐一个箭步冲上台夺过话筒说:“大家注意啊,今晚好好玩。但是,低调,一定要低调,咱这可是有刚从训练营上来的未成年小子的啊!”

林敬言一听快哭了,有你这么高声喧哗的低调吗?

“是是,来,副队长喝饮料。”识趣的队员端上了一杯可乐给方锐,并不着痕迹地拿走了方锐手里的话筒。

“诶诶诶~~你们~不要抢我的话筒呀,我要唱歌!”

再也没有人回应方锐的要求,即使他本事再大,也只有两只手,怎么抢得过一众热血小青年呢。从《爱你一万年》吼到《死了都要爱》,好像不爱一下就不行似的。

“喂!下一首神马歌呀!”方锐继续表达着他的不爽。

“回方副队,是《对你爱不完》!”

方锐顺势做了一个吐的动作:“我说你们,爱来爱去有完没完呀!”

“好啦,就让你们副队长唱一个吧,”林敬言终于开口说了他进了包房里的第一句话,“他刚刚悄悄跟我说,他有练过的。”

“队长,后面那一句就省了吧。”方锐低声说。

“我要是不说,他们能给你话筒吗。”林敬言也低声说。

眼前的画面迅速回到了去年圣诞节前,呼啸战队也举办了一次队内的联欢活动。在活动上,方锐主动要求表演节目,演唱歌曲《爱如潮水》。所有人都准备看方副队正经深情一把,结果眼睁睁瞧着他把这歌活生生地唱成了“爱如嘲讽”,仇恨值立马爆表。而让人印象最深刻的还是方锐下台一脸无辜地说了一句,这歌,没怎么练过。

所有人齐齐泪流满面,就你那水平,练了又能怎样啊,唱歌不虐待别人的耳朵估计比你改打光明正大流更难吧?

忽然安静下来的包房和缓缓响起的前奏把林敬言从回忆中拉回现实。方锐收起刚刚笑嘻嘻的表情,把皱巴巴的T恤拉得整整齐齐,准确地踩到歌曲开始的节奏,微眯眼睛唱了起来。

方锐唱的是齐秦的《花祭》。

林敬言知道这首歌,但是方锐一开口,他还是傻掉了。

所有人都傻掉了。

已经没有人在意方锐到底唱得好不好了,因为这歌词,实在是,太厉害了。

“你是不是不愿意留下来陪我,你是不是春天一过就要走开,真心的花才开你却要随候鸟飞走,留下来,留下来……”
“你为什么不愿意留下来陪我,你是不是就这样轻易放弃,花开的时候就这样悄悄离开我……”
“太多太多的话我还没有说,太多太多牵挂值得你留下……”

方锐好像有点唱不下去了,忙装作咳了两声说道:“你们要相信我,我真的有练过。”

队员们都在想,副队啊,现在没人关注这个了啊!

林敬言站了起来,方锐也没唱了,两人就这么对视了五分钟。

林敬言终于开口了。

“方锐,你唱走调了。”

“有吗?”

“真的有,不信你开原唱。”

“不要,我昨晚才练过。”

“我就说昨晚谁大半夜鬼叫吵得我睡不着觉。”

“你唱得好你来唱啊!”

呼啸的队员们眼睁睁看着两人把那么温馨那么幸福的氛围给闹得风中凌乱了。

这真的是,联盟著名的犯罪组合吗?

第二天一大早,林敬言就开始收拾行李。自从成了职业选手,就很少玩到昨天那么晚了,即使晚睡,也是在做各种战术练习、配合,研究各个战队的比赛录像,当然,后面几年,都跟那个小子一起。

昨晚后来方锐玩嗨了,叫了一打啤酒,招呼大家一起喝。可是小队员们谁都不敢陪他,林敬言倒是想喝点,等反应过来,方锐已经把自己灌醉了。林敬言把他拖回房间的时候,方锐还在沉沉地打呼噜呢。

不知道那货酒醒了没有,今天要是带着酒味去训练室非得让经理骂个狗血喷头不可,以后,可再没有自己这个队长来帮他顶责任了。林敬言一边想着一边打开抽屉看看有什么东西需要带走,里面大都是一些fans写来的信啊送的小礼物之类的,他饶有兴致地翻看起来。以前实在太忙,真的很少认真去看内容。

一个精致的笔记本引起了林敬言的注意,他翻开扉页,发现上面的字迹略有些熟悉。

“TO:林大大 真的很想跟你做拍档啊!我一定会努力练习的! FROM:方锐”

落款日期,是六年前。

“你们要相信我,我真的有练过。”

昨晚方锐认真的样子如在眼前。

林敬言曾经幻想过很多种离开呼啸时候的场景,最后他选择了最安静的一种方式,而天公也十分作美地给了一片清晨的阳光陪他。他走到呼啸战队门口回头看,熟悉的队徽在阳光下就像那一年他来到这里时候一样夺目。

他的视线随着阳光扫到方锐的窗口,发现方锐倚靠在窗边正在看他。那货头发乱七八糟,耷拉着眼皮子,胡渣都快跑出来了,一看就是刚刚才爬起来。

林敬言朝他挥挥手,做着口型说,快去洗漱,别让经理知道了。

方锐似是说了一声切,然后眯起眼睛笑着也做口型说,林大大,再见。

-end-

 

09 Oct 2013
 
评论(1)
 
热度(19)
© 小美_修身养性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