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职高手已入坑/小事情大大脑残粉/已关窗/新连载筹备中
 
 

【许杨】爱了

· 在浏览器崩溃了一晚上之后我放弃发图片了……

· 第一次出现在杨聪大大的tag里有点开心呢,暗戳戳萌这对很久了!有同好吗!吃安利吗!!

· 各种不能描述的事,大家注意//////////////







杨聪记得很清楚,第一次和许斌做爱,是第八赛季初,三零一赢了嘉世那晚。虽然那场是三零一主场,但最后队长与副队长,在比赛结束后没有回宿舍。


对付那个队员有了重大变换的嘉世,他与许斌进行了专门的研究,最后根据对手的性格与技术特点,制定了特别的策略,最终拿下比赛。即使只是一场常规赛,心中的喜悦自然也不同往常。


没有特殊的邀约,也没有其他的话语,两人在发布会开完后等到媒体散去,开车去了T市与B市快要交界处的一家酒店。


被男人进入身体这件事,在认识许斌之前,杨聪从未想象过。许斌性格不算高调,在一众新人中并不很引人注目。也许所玩的职业是和个性相辅相成,许斌进了三零一后,很快就担任了副队长的职务。虽然三零一的队长是杨聪,但很多战术意图,却是由许斌的发挥来实现的。杨聪看着许斌从一名新人快速成长为沉稳可靠的三零一副队长,心中很是欣慰。这种欣慰,却因为许斌主动的表白,而多了些微妙的变化。


我和他,都是男人,怎么能做那种事?



即使被许斌压在房间里的大床中间时,杨聪心里仍有几分迟疑。而年轻男人细致的挑逗动作,却让他的理智渐渐被侵蚀,溃败。许斌褪下杨聪队服裤子时,动作温柔而坚决,仿若他比赛时一贯的沉稳。但当半硬的性器被许斌含入口中,杨聪无法抑制的一声轻吟,使得许斌也换了一副模样,将那膨胀的器官深深吸在口里,即使并未对任何人这样做过。杨聪紧紧攥着身下的床单,极度的羞耻与兴奋让他眼眶开始变得迷蒙,在恍然中,听见许斌含糊地叫了一声队长,终于抑制不住颤抖地发泄在了对方口中。



「哈……许斌……现在的你倒跟比赛时的慢吞吞不太一样……」

「太快了吗……?」

「不……就这样……」



直到现在,当杨聪再次拿下当日与许斌发生第一次的酒店房间房卡时,脑中还能浮现出他们在床上时的一些对话。虽然房中还只有他一人,杨聪也觉得耳根有些发烫,随着房间门的自动关闭,他的思绪才暂时平息下来。

跟三零一的比赛结束后,许斌向战队告了假,说是去见老朋友。虽是这样说,但很多人都猜许斌大概是去见杨聪了。比赛既已结束,队员们的私事,战队也是不会多加干涉,只让许斌按时归队即可。

今日夜晚的B市交通似乎也很懂得许斌的心情,一路出来几乎没碰见什么红灯,在一次次的超速行驶提醒中,许斌终于回到了那家他和杨聪第一次的酒店楼下。



摸出手机看着杨聪发来的房间号,许斌的嘴角不禁扬起淡淡的笑容。

在杨聪开门的一刹那,许斌也恍惚了。是该称呼一声杨队,还是像朋友一般直呼姓名,还是……

而再次约见的目的,两人都心照不宣。


“先去洗澡吗?”打破沉默的是杨聪。

“一会儿吧。”


在房间的落地窗前,许斌狠狠地吻了杨聪。唇齿的交缠,撩拨起两人彼此都在压抑的情绪。杨聪主动地将舌肉送入许斌口中,如同性器抽送一般地宣泄着什么。而许斌收紧口腔内壁把对方深深探入的舌头吸吮住的行为,让杨聪回忆起当初和许斌几乎是朝夕相对的生活。

第六赛季在三零一出道,第八赛季结束后转会微草。满打满算三年时间,其中真正作为两个人的相处所被珍惜的时间,又有多少?

杨聪心头狠狠一抽,仰起脸对上许斌的眼神时,他知道许斌也与自己想到了一处。


交换笑意后,许斌关掉了房间的灯。


在窗外霓虹映入的逆光中,杨聪拉下了许斌还来不及换下的微草队服裤子,口鼻之间都是男人浓烈的欲望气息。黑暗的视野中只有对方的体温还很清晰,许斌背靠着微凉的玻璃,身前却被男人的身体温度所包围,微微仰起脖子,将勃然的器官狠狠送入了杨聪的口中。分身外壁被齿列刮到,微痛的感觉在顶端被湿软的舌头纠缠后消逝不见。杨聪闭上眼睛,仅凭本能去吞吐,前后晃动头部的频率也越发地快起来,理智渐渐流出体外,他甚至不知道是怎么被许斌忽然抱起来抵在落地窗上的。


未曾褪去的上衣,胡乱涂抹的润滑剂,急不可耐地扩张的手指,还有两人碰撞在一起互相摩擦的同样的性器,被多彩的霓虹勾勒出若隐若现的暧昧线条。许斌抬起怀里的人的一条腿让其勾在自己腰上,沉下腰用顶端抵住满是粘腻液体的入口。在火热的器官终于进入身体的那一刻,杨聪内心却忽然平静了下来,与欲望的汹涌形成了温水与急火的交织。他紧紧搂住许斌的脖子,奋力地将被侵入的下半身配合节奏向许斌撞去。杨聪激烈的反应,许斌用不断加快的抽送来予以回应。


两人的默契,仍然如同当时他跟杨聪谈起转会微草的意向时一样。杨聪有对许斌未来的祝福,也有浓浓的不舍。而许斌又何尝不是既对未来怀抱期许,又对出道的母队万分眷恋。那一晚,在三零一的队长宿舍里,许斌第一次拥抱了杨聪,仿佛要把骨头都攥入身体之中的力道,向杨聪传递着难以名状的情绪。



激情褪去后,两人甚至都没有力气去清理下身的淫靡,倒在了离窗很近的大床上。在昏暗中对视几秒,又同时大声笑了出来。

许斌勾了杨聪的手过来,一根根手指打开扣住对方的手指,骨骼相触间,轻微的疼痛,而又如同此刻彼此触手可及的体温,真切可见。



End。

·杨聪大大生快~!

21 Nov 2014
 
评论(4)
 
热度(19)
© 小美_修身养性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