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职高手已入坑/小事情大大脑残粉/已关窗/新连载筹备中
 
 

【孙肖】NO TITLE

哼!( ̄^ ̄)ゞ

我神马都不会写:

不准吐槽题目(x


@逆光的小美  拼文的成果,最后三千出头,完胜!


 


PO主是周江倾向,文中描写有那么一段,其实也就一句话所以不打tag了,写在前面提醒下。


以下正文。


 


NO TITLE


 


孙翔出门的时刻天阴沉沉的,狂风席卷着落叶黑云压城城欲摧,一片山雨欲来的气氛,简直有种现在不是下午三点钟而是凌晨三点钟的错觉。孙翔把头上的棒球帽压得更低些,又仔细检查了一下自己的口罩是否戴在正中,扬手叫出租车。公众人物要出门自然是比较麻烦的,但是在这种天气戴墨镜好像也不太合适——话说回来,他也并不是没干过这种事。


出租车司机显然技术高超,在一片狂风之中稳稳朝着他的目的地电影院开去。那是个目测三四十岁的中年大叔,一看就知道并不是他节目的主要受众群体,因此这一趟也算是波澜不惊,平平安安地就到了他要去的地方。拉开车门的时候才知道外面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开始真的下雨了,噼噼啪啪的雨点落在身上,不一会儿就打湿了外套,车子距离电影院门口还有点距离,他快走两步跑了进去——就这么两步的工夫雨已经愈来愈大,与地面撞击的声音铺天盖地。


电影已经快要开场,他按着地图走到了要去的放映厅。


“检票。”


放映厅门口坐着一个年轻人,说是年轻人,其实应该是比他大着三四岁的,看不出身高,眉目清淡温和,架着一副无框眼镜,不是特别好看也不是特别难看,典型的丢到人堆里找不到的类型。他看到有人过来就抬起了头,朝着孙翔伸出手来,示意他检票入场。


孙翔从口袋里掏出了之前助理帮忙买好的电影票,因为放在外套口袋的缘故,票也有些湿了,递过去的时候青年似乎低低的“嗯”了一声,却也没什么别的表示,撕下了票根又还给他。“快进去吧。”他说这话的时候,似乎对着孙翔笑了一下,镜片后的眼睫轻轻颤了颤,有点意料之外的好看;仔细看却又是方才那一张平淡无奇的脸。孙翔注意到他的手边放着一个小闹钟,是老式的机械的那种,走一步就滴答一下,他把它捧在手里看,语气温柔,像在对着家人或是情人。“还有五分钟就开场了。”


他的手指抚在机械闹钟的镜面,非常轻柔缓慢地触摸着屏幕,顺着指针一格一格,直到在整个表盘上都转了一圈。


“哎呀,已经开场了。”


突如其来的一句话让孙翔意识到,他已经站在这里有五分钟之久。就为了看一个陌生的电影院检票员摆弄他的老式机械闹钟。


青年有些尴尬,便没有再搭理这个奇怪的恋物癖,快走了几步,由黑暗的通道走进去,沿途踩了不少人的脚之后,终于成功找到了自己的位置。


这个时候已经开始在播放主题曲了,孙翔在电影院里悄悄地把口罩拿了下来,并没有旁人注意他,他坐在最后一排,安安静静地看完了整场电影。片子是好的,男欢女爱生死离别,到了最后男主角冲破重重阻碍打过了无数关卡终于在女主角面前跪落尘埃的时候,孙翔听到了电影院里不少女孩子都发出了忍不住的啜泣声。


是挺不错的,初出茅庐的少年和鬼灵精怪的少女,江波涛也说,他无论何时眼睛里都有一股子藏不住的锐气,教人看着就觉得这是个年轻人,特别特别年轻,阳光骄傲得让人嫉妒。演这样的角色,是最合适的。孙翔并不以为然,江波涛的话听听就算了,他也常说周泽楷只要站在那里不说话就可以hold住一切角色,每到这个时候吴启就说:周天王你看看,他这说你是花瓶呢。


周天王不说话就笑一笑,江波涛站在旁边帮他整理有些歪掉的领带,一边说小吴啊,最近没什么工作安排的话,后天我给你约了个平面,这两天准备准备吧。吴启就怪叫一声逃掉了。


孙翔想着想着,片尾曲已经播放到一半,已经有人开始往出口走,他就从口袋里掏出口罩来戴上,跟在人群后面慢慢的往门口挪。等到了门口,他身后竟然已经没有其他人了。那个检票的年轻人还坐在那里,趴在桌上似乎在偷懒。却在孙翔经过他身边的时候,准确而快速地握住了他的外套下摆。


青年回过头去,一下子撞上对方的眼神,镜片后的眸子眨了眨,竟然给他看出了几分调皮的意思来。


“怎么样,电影是不是很好看?”


孙翔鬼使神差地点了头:“好看。”


——开玩笑,我演的片子怎么会不好看。


“既然这样的话……帮我签个名吧?”


话题突然间就急转直下,孙翔在那个瞬间想到了很多事情。比如他是谁,自己明明戴着口罩为什么会被认出来,周围有没有记者,这件事情如果被曝光会怎么样……很多想法在脑子里转来转去,最后化成一个字。


“好。”


本子和笔都是早就准备好的,孙翔翻开一页,在上面签下自己的名字。他的字体就和他本人一样,桀骜不驯龙飞凤舞,看着就是满眼要破纸而出的锐气。“还要写点别的么?”


“不了,签个名就好。”青年笑笑,收起了笔记本。“谢谢,我表妹是你的粉丝,她一定会很开心的。”


不知道该称之为什么的情绪从最地下慢慢的涌上来,孙翔低低哼了一声,摔下手中的笔就走。却不想转身转得太快,带到了放在桌边的机械闹钟,它滚啊滚,眼见着就要摔了下去——青年的脸一下子就白了,他手上还捧着笔记本,一时间抽不出空子来去接它,已经做好准备听到一声巨响了。


却没有。


戴着口罩的青年手很快地在它摔下去之前接住了它,扶正了又放在它本来应该在的地方,还凑过去看了看。“嗯,还在走,看来没问题。”


“谢谢你。”青年抬起眼对他笑了一下,还带着点紧张的语气。他停了停,又说,“叶知秋这个角色很适合你。”


“……你看过啊?”


“我看过啊。”


孙翔掉头离去,电影院外面的雨还在下,不但没有停反而愈下愈大了。他也没有在意,扣上帽子就冲进了雨帘里。这个时候连出租都不好打,他却好像完全没有考虑过这种问题。背影利落潇洒,仿佛永远只会向前,不会停下,也不会回头。


滴答最后一声,机械闹钟连声叫了起来。青年顺手把它关掉,回头看了看漆黑无人的放映厅。


“这个故事……又结束了一次呀。”


 


那之后公司里的同事们惊奇地发现孙翔多了一个习惯,他更倾向于去电影院看他自己的片子,尽管他有碟子也有家庭影院。他似乎很满足于自己随随便便挡一挡脸就跑出去,然后坐在人群密集的影院里,看完自己的一场又一场电影。影院还是同一家。


江波涛找他谈话:“我无意干涉你的个人爱好,但你要记得不要给你自己带来麻烦。”


孙翔说嗯,没有人能认得出来我,挺有成就感的。


但是其实还是有一个人的。他知道他是谁,他知道他每次都会来,每次见到他的时候他就对他笑一笑,接过他手里的票然后又还给他,晃一晃自己手边的机械闹钟,对他说快进去吧还有几分钟就开场了。


“还有五分钟就开场了。”


“还有四分钟就开场了。”


“还有三分钟就开场了。”


“还有两分钟就开场了。”


“还有一……”


滴答,滴答,滴答。机械闹钟的声音周而复始,从来没有停息过。电影中的场景在眼前交错缭乱,光线迷离的咖啡厅,公园道路两旁高大的树,结着厚厚冰层的湖面,有着喧闹背景音的KTV,地铁里的人来人往,华灯初上时候这个城市里纷纷亮起的璀璨的光,以及,站在这座城里最高的建筑的最顶层,有风在身边日日夜夜,来来回回。有一些人,和另一些人,匆匆忙忙地不期而遇,然后又匆匆忙忙地分别。再重逢,又分别。


咖啡厅里握住杯沿的手指,坐在道旁说着有趣事情的温柔声线,在冰面上一步一步战战兢兢走起来的小心翼翼,终于放声唱歌,地铁里紧握在一起的手,夜色中方向明确的归途,以及……在这座城市最高的地方,表白。


桩桩件件微小而永恒。


“真的要开场了。”


放映厅里面已经开始播放片头曲,青年却只当没听见,伸出手去握住了对方的手腕,隔着镜片盯着他的眼睛,整个世界的声音仿佛都突然安静了。只剩下机械闹钟的滴答滴答,一点一点,直到尽头。


“我喜欢你。”


“滴答。”


闹钟发出它的最后一声,时分秒针刚刚好好定格在12的位置上。检票员微仰着头,看着意气风发的青年另一只手摘下了口罩,露出那张万众瞩目的脸。对着他轻轻的弯起唇角,露出微笑。


“我喜欢你。”


放映厅的顶灯纷纷亮起来,坐在座位上的情侣们男孩子给女孩子递着纸巾,女孩子们说着这真是非常浪漫又理想的感情,简直像梦一样。屏幕上两个人对视的画面渐渐渐渐的切掉,终于消失在一片黑暗里。有女声轻轻的吟唱起片尾曲。


“I won’t let these little things slip out of my mouth”


“But if I do, it’s you”


“Oh it’s you they add up to”


“I’m in love with you, and all these little things……”


 


END


 

28 Apr 2014
 
评论
 
热度(19)
  1. 小美_修身养性旧游时节好花天 转载了此文字
    哼!( ̄^ ̄)ゞ
© 小美_修身养性 | Powered by LOFTER